欢迎您访问优发娱乐官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风力发电 » 风电产业 » 正文

零补贴临近 平价上网引领未来“风”向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中国改革报《能源发展》周刊  作者:张 宇 张莎莎  日期:2017-10-24
  深秋的坝上是无法形容的旖旎美丽,层林尽染,云雾低起,金色的树林、蓝色的天空与壮观的风机相得益彰,构成了十月张家口独有的秋色。
 
  就在此前的一个月,国家能源局公布了第一批共13个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总规模70.7万千瓦。张家口市作为河北省唯一入选城市,总规模40万千瓦的5个项目在列,占首批全部示范项目的56.6%。
 
 
  “未来我国风电的发展将按照‘分类型、分领域、分区域’的基本思路逐步退出补贴,预计在2020年到2022年基本实现风电不依赖补贴的可持续发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10月16日在“2017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简称“CWP2017”)上向与会者透露,零补贴渐行渐近,平价上网将引领未来风电走向。
 
  减本增效  风电率先摆脱政策襁褓
 
  来自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风电累计并网容量达1.54亿千瓦,仅上半年风电发电量已达1490亿千瓦时,风电发电量约占全国发电量的5.0%。风电超越核电,成为仅次于火电、水电的第三大主力能源。
 
  在CWP 2017会上,国内外专家也一致认为中国将成为全球风电最主要的增长极。国际能源署(简称“IEA”)可再生能源部项目经理高级专家Heymi Bahar表示,未来五年40%新增的风电发电量将来自中国,2022年左右中国将跃居风力发电全球之首。
 
 
  近年来,随着技术的发展,我国风电度电成本逐步降低,未来甚至可能成为成本最低的能源。“一些风电机组的进步使得风力发电的能力迅速得到提高,现在发电量比过去5年前的技术提高了20%左右,而这些技术的进步直接带来了度电成本的降低。”梁志鹏进一步解释说,从简单的技术所带来的外在特性看,过去的风电叶轮直径80米左右,现在已经达到了120米左右,而风电的塔架高度也从过去的80米发展到现在的110米甚至120米。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海波对此深有体会,他说,以前做风电,要在平均风速8米以上的“三北”地区才能发展,现在平均风速4米的中东部、南部低风速区都可以做风电,发电量进一步增长,发电成本在不断降低。
 
 
  “到202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有望增长1/3,超过8000太瓦时,并且更具竞争力,与煤电的差距正在缩小。”10月17日,IEA发布的《2017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报告》预计,在2017年至2022年期间,全球平均发电成本将进一步下降,其中陆上风电的降幅接近15%,而海上风电降幅为30%以上。
 
  与此同时,风电数字化又进一步降低了风电场的运维成本。数字化时代下,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新技术在风电行业不断深入应用,风电已经逐步实现从自动化向智能化的飞跃。以风电场管理为例,过去针对几个风电场群的能量分布、载荷分布需要几天时间才能计算出来,现在利用人工智能数字技术一天之内就能完成,极大地降低了运维成本。
 
  风电成本的下降与规模化增长,推动了风电“去补贴”进程。梁志鹏坚定地表示,“风电要通过技术进步和市场化机制创新,尽快走出一条自主发展的新模式,在新能源当中率先摆脱财政补贴,实现平价上网。”
 
  多方合力  根治“弃风限电”顽疾
 
  伴随风电快速发展,长久以来中国弃风率却居高不下。梁志鹏同时指出,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我国风电产业的发展依然面临着不少问题和挑战。
 
  第一大挑战就是“弃风限电”。随着我国风电装机规模不断扩大,以及电力行业整体产能过剩、现有电力运行管理机制不灵活等因素影响,国内从2010年开始频现“弃风限电”现象。
 
  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统计,2016年,全国风电弃风电量497亿千瓦时,创历史新高,其中弃风较重的地区为甘肃(弃风电量104亿千瓦时、弃风率43%)、新疆(弃风电量137亿千瓦时、弃风率38%)、吉林(弃风电量29亿千瓦时、弃风率30%)。
 
  “弃风限电还掩盖了不同风电机组的技术水平、效率和可靠性高低差异,阻碍了优胜劣汰,抑制了技术进步,成为制约风电电价下调的最大绊脚石。”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深深忧虑。
 
  对此,梁志鹏开出了良方:一是要大力的推进分散式风电的发展;二是要更好地落实支持风电发展的有关政策,改善我们公共服务,主要是电网企业在接入和运行方面的服务;三是需要调动的我国地方政府积极性,使其更好地支持风电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四是要做到更好地落实保障性收购的政策。
 
  “从今年前三季度的情况来看,全国风电的弃风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个百分点。今后两年,还要继续将限电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梁志鹏乐观表示,“我相信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弃风的问题,弃水、弃光的问题将会得到基本解决,我们将会为风电平价上网创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
 
  秦海岩表示,开展平价上网示范,就是要通过解剖“麻雀”,厘清风电真实的成本构成,明确能够实现平价上网的边界条件,从而为推动风电平价上网提供政策依据,既要避免过度激励,更应防止过早“断奶”导致一个新兴产业半途夭折。同时,也为进一步降低度电成本指出技术和管理创新方向。
 
  决胜未来  数字化催生风电变革
 
  “数字化将催生风电产业新变革!”在CWP2017风电论坛的研讨中,多位专家级风电企业代表均认同:经过数十载酝酿的风电,将走出一个新的模式,数字化是未来行业发展的大趋势。
 
  9月14日,国家能源局首次下发《关于公布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的通知》,这意味着风电平价上网时代的到来,这对于生产成本低、高效率的风电设备厂商将率先形成利好,同时也对风电企业在智能化、数字化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认为,数字化带来的除了观念变化,更有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在数字化时代下,技术创新的重点放到对未来市场洞察与把控,新产品的开发要综合考虑工业环境能力、政策环境和客户价值追求发展趋势。
 
  “举个例子,过去针对几个风电场群的能量分布、载荷分布计算要好多天。现在一天之内就可以完成。除了计算能力的提升以外,数字化时代产生更多精细化、个性化的数据,针对不同的气象和地形进行更多的个性化设计,可以深入挖掘客户的价值需求点。”武钢说。
 
  此外,数字化时代下,产品优化、迭代速度的加快,也给风电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武钢认为,在这一背景下,数字服务逐步成为有价值的商业模式。“比如数字风电场的出现,可进行基于数据资产性能管理,进一步提高发电量,降低运维成本。”
 
  上海电气风电集团总裁金孝龙则强调,所谓数字化不仅是对风电行业企业而言的,数字化与整个能源行业也息息相关。“风电为什么会出现弃风限电?为什么我们国内的风电不能跟太阳能、火电形成良好互补?我想是因为能源行业的数字化没做好。如果能把能源消费端的数字化及生产端的数字化做好,那我认为风电等新能源发展的春天才是真正到来了。”
 
  秦海岩表示,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是当前时代的大背景。IT技术经过30年发展进步,俨然成为像电力一样的通用技术融入经济社会,并不断改变着传统行业的技术乃至规则。在此趋势下,“数字化已经成为风电行业的新方向,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将决定风电的下一个十年。”
优发娱乐官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