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发娱乐官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风力发电 » 海上风电 » 正文

海上风电 | 政策是左右美国海上风电发展走向的关键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风能》杂志  作者:Herman K. Trabish  日期:2017-11-04
  自从布鲁克岛示范项目投运以来,美国海上风电市场引发了广泛关注。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该产业能否会迎来蓬勃发展,而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爆发。为此,需要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制定清晰的政策框架,并将其落到实处。
 
 
  当下,在美国开发海上风电项目仍然困难重重。但对于业界来说,问题已经不再是产业能否迎来蓬勃发展,而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爆发。
 
  美国能源部(DOE)此前刚刚发布的一份年度海上风电市场报告显示,截至2016 年年底,全球共投运了111座海上风电场,总装机1291.3 万千瓦。虽然其中只有一座装机容量为3 万千瓦的项目位于美国海域,但全球最大的几家开发企业已经开始布局该国市场。
 
  截至2016 年底,美国处于规划阶段的项目数为28 个,装机量达到2413.4 万千瓦。
 
  有两大关键因素预示着美国海上风电产业将迎来发展。第一个原因是全球海上风电招标的中标价正在大幅降低,2017 年—2019 年期间实现商业化运营的项目的中标价大约为0.2美元/ 千瓦时(约合人民币1.3 元/ 千瓦时),而对于将在2024 年—2025 年期间实现商业化运营的项目而言,这一价格会降至0.065 美元/ 千瓦时。
 
  在西门子—歌美飒美洲地区海上风电业务负责人Jason Folsom 看来,随着成本的下降,在美国东海岸开发海上风电项目已经变得十分具有吸引力。“这里风速很好,工况条件不复杂,并且它还靠近人口集中区,电价也比较高。”
 
  第二个原因则与各州出台的新政策有关。“马萨诸塞州已经批准了总装机为160 万千瓦的海上风电项目开发规划,纽约州、新泽西州和马里兰州的目标分别为240 万千瓦、110 万千瓦和40 万千瓦。”特拉华大学的海上风电特别倡议(Special Initiative on Offshore Wind,SIOW)项目负责人Stephanie McClellan 表示,“这接近于目前全球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的一半。”
 
  爆发式发展?
 
  2016 年,由于欧洲增长乏力,全球海上风电的新增装机降到了118.8万千瓦。但是美国能源部基于目前的建设情况预计,2017 年,这一数据有望突破400 万千瓦,从而打破2015年创造的391.7 万千瓦纪录。
 
  虽然规划的2413.5 万千瓦项目都尚未进入建设环节,但上述报告指出,受多重利好因素的刺激,“经过多年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和租赁尝试,人们对美国海上风电市场发展的信心已经得到提振。”
 
  首先,美国第一个海上风电场——3 万千瓦布鲁克岛示范项目的投运,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该国的海上风电产业发展。该风电场位于罗德岛附近海域, 由Deepwater Wind 公司开发,共安装了5 台机组。它的开发依托的是本土供应链体系,这也引起了政策制定者的注意。
 
  其次,美国能源部在2016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浮式海上风电的成本将会沿着固定式海上风电成本的发展轨迹下降,“十年内,前者的电价将会低于0.1 美元/ 千瓦时,具有与传统发电形式竞争的能力”。
 
  此外,2016 年, 海上风电特别倡议项目的研究人员还分析了马萨诸塞州承诺在2020 年—2030 年建设装机规模为200 万千瓦的海上风电项目所带来的影响。他们在报告中总结道,规模经济可以促使项目的开发成本“远低于新英格兰地区此前的成交价”。
 
  在布鲁克岛,发电企业与电力公用事业公司签订的购电协议(PPA)价格为0.244 美元/ 千瓦时。SIOW的研究发现,在马萨诸塞州开发200万千瓦项目的推动下,到2030 年,海上风电电价可以降低到0.108 美元/千瓦时,按照新英格兰地区的批发电价,这一价格将十分具有竞争力。
 
  2016 年,美国能源部在另一份报告中将该国海上技术可开发的风能资源量提高到了20.58 亿千瓦,每年可发电7.2 万亿千瓦时,这接近于美国2014 年全社会用电量的两倍。
 
  最后, 在各项技术进步的推动下,海上风电场的发电效率显著提升。2015 年,海上风电机组的平均单机容量只有3.4MW,次年则提高到了4.7MW。此类风电场的容量因数也超过了天然气发电厂。美国能源部预计,到2020 年,海上风电机组的平均单机容量将达到7.0MW。
 
  这些因素促使那些资本雄厚并有丰富经验的海上风电开发商都一致看好美国市场。目前,东能源、挪威的Statoil ASA 和Iberdrola-Avangrid公司都正在积极布局这一市场。
 
  “我们需要政策落地”
 
  McClellan指出, 虽然一些州已经在政策层面做出承诺,但“我们需要将其落地,从而实现市场的有序发展”。
 
  “一旦投资者认为市场前景明朗,他们将会对技术创新和供应链优化进行投资。”她补充道,“如同欧洲那样,竞争能够驱使成本下降,东能源中标的一些项目已经可以做到零补贴。”
 
  东能源新闻发言人Lauren Burm对此表示认同。她在一份发给媒体的邮件中表示,该公司20 年的海上风电项目建设经验表明,规模化是有效降低开发成本的重要途径之一。美国东海岸的条件可以与北欧相媲美,能够形成一个不断成长的市场,从而推动成本持续下降。
 
  为此,“我们需要保持合理的开发规模和形成一个持续的项目建设规划,以此培育完善和成熟的供应链体系。”她在邮件中写道,这离不开对海上风电开发和再生能源发展目标的承诺。
 
  McClellan认为这一幕正在马萨诸塞州上演。该州提出160 万千瓦开发目标之后,有两家主要电力公用事业公司已经发布了征求建议书(Requests for Proposals,RFPs)。
 
  电力公用事业公司发言人AmieO’Hearn 表示,竞标的截止日期是12 月20 日。
 
  EverSource公司发言人Albert Lara 宣称,虽然其RFP 尚处于前期阶段,但它已经与东能源成立合资公司——Bay State Wind,并在开发一个项目。
 
  2020 年前,该项目的装机可以达到200 万千瓦,从而使Eversource公司在完成法定义务的道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在纽约州,政策能否落地存在着更不大的确定性。虽然州长Cuomo 提出到2030 年开发240 万千瓦的海上风电项目,但这并没有被提升到法规层面,形成清晰的落实路径。而制定明确的实施机制,可以推动各州可再生能源目标的落地,并成为受管制公用事业企业必须遵守的硬性要求。对于部件制造商而言,它则是一项州层面的激励措施。
 
  批准装机容量为9 万千瓦的South Fork 项目,则是纽约州在海上风电开发上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其他项目的开发,则需要等待该州能源研究和开发署公布海上风电总体规划的最终版本。
 
  “总体规划将建立起采购机制,明确由谁来采购,并设定采购的时间框架。”McClellan 表示,“可能将由一个公共服务委员会来批准和实施这三个关键决定。”
 
  这个规划有望在今年年底出台。与此同时,该州还在与美国内政部海洋能源管理局(BOEM)一起划定可用于租赁的新海域。StatOil 公司已经获得了最近由BOEM 划定的唯一一块海域。
 
  Folsom 对纽约州将会大力发展海上风电充满了信心。“监管阶段总是存在各种风险,但是发展海上风电是该州实现2030 年使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50% 目标的唯一途径。因为陆上风电的输电受限,太阳能资源量潜力也不足。”
 
  McClellan认为,新泽西州虽然在2010 年以法律条文形式确立了110万千瓦的开发目标,但后期执行乏力。“公用事业委员会未能将这一计划真正落实下去。”
 
  到今年秋天,该州州长Christie的任期将结束。参加选举的共和党候选人希望将上述指标提高到350 万千瓦,而民主党候选人则承诺会支持海上风电开发。“除非他们就职,否则永远不可能清楚他们会怎么做。但是可以明确的是,在新泽西州建设海上风电项目的唯一障碍就是政治。”
 
  2013 年,马里兰州的一项法律明确提出实施海上风电可再生能源信用(ORECs)政策,但直到今年,该州公共服务委员会才向SkipjackOffshore Energy 和U.S. Wind 两家企业的项目授予了第一批ORECs。这两家公司将会以约0.13 美元/ 千瓦时的海上风电可再生能源信用价格在马里兰州海域建立一座装机容量为36.8万千瓦的项目。
 
  漂浮式技术和新市场
 
  美国西海岸大陆架的水深变化十分剧烈,这使得可以应用于东海岸大陆架浅水区的固定式基础无法适用于这一区域。在加利福尼亚州开发海上风电场,将需要漂浮式基础。
 
  目前,在美国海域只有缅因大学开发的6MW Aqua Ventus 风电场应用了此类技术,主要进行相关技术的测试。
 
  到2016 年底,全球共有总装机为290.5 万千瓦的26 个漂浮式项目处于规划、核准和施工阶段,比上一年扩大3 倍。其中的11 个项目即将或者正在施工中,装机容量为22.9 万千瓦。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州也在规划开发这类项目。Folsom 认为,漂浮式基础技术的平准化成本将会“沿着固定式基础技术的成本下降曲线降低”。
 
  她补充道,与纽约州一样,加利福尼亚州也需要通过发展海上风电来兑现到2030 年使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50% 的承诺。“到2025 年,该州必须建设一定规模的漂浮式海上风电项目。”
 
  公用事业公司PG&E 的发言人Denny Boyles 表示,他们已经“意识到开发企业对海上风电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但“目前不会再签署新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RPS)项目合同”。如果这种情况有所改变,PG&E 公司将会“拥抱包括海上风电在内的所有技术”。
 
  Folsom 认为,夏威夷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海上风电市场,因为该地区的电价较高。但与此同时,当地的市场狭小,所以,西门子在美国首先瞄准的是加利福尼亚州。
 
  夏威夷电力公司(HECO)发言人Peter Rosegg 表示,在其最新的长期规划中,发展海上风电被视作满足可再生能源需求的有力途径。“我们还注意到有两家开发商主动提出了3 个海上风电租赁请求。”
 
  Folsom 和McClellan 均认为,夏威夷和加利福尼亚州都在选址上面临着挑战。但一旦支持性政策能够促使市场走向成熟和驱动成本下降,那么,所有海域的海上风电都会迎来大规模发展。
 
  McClellan 再次强调了各州应该落实政策,从而促进海上风电的发展。“这个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她说,“政策可以带动产业,实现港口、船只、供应链的完善以及人工技能的提升,推动成本下降。这又会导致新政策的出台,从而进入下一轮发展和成本下降周期。”(编译自Utility Dive 网站)
优发娱乐官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