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发娱乐官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电力财经 » 市场观察 » 正文

西电东送量价矛盾突出迫切需要南网区域电力体制改革

国际电力网  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王俊 陈细英  日期:2016-10-17
来自南方电网公司的统计信息显示,今年前8个月,南网区域西电东送总量已达128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1%。 目前,南网共建成“八交九直”17条西电东送通道。西电东送已成为粤、云、贵、桂、琼五省区最直接、最牢固、最紧密的经济社会合作方式之一。 但是,记者9月底在广东采访时了解到,随着内外部环境的不断变化,西电东送正面临诸多困难待解,其中尤以量、价矛盾最为突出。 送电端需求迫切受电端需求放缓 广东是经济发展大省、能源消费大省,但也是一个能源资源十分稀缺的省份,一次能源自给率长期维持在10%左右。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广东常受缺电困扰。 “2000~2005年间,全省缺电非常严重,‘十一五’局面未缓解多少,到了2011年,全省电网负荷缺口仍高达700万千瓦,这是个相当大的数字。”广东省能源局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西电东送始于上世纪90年代,其实施正是基于广东对电力以及云南、贵州对外送电力的渴求。在相关省份和电力企业力推之下,“十二五”期间,南网西电东送容量由2300万千瓦迅速增加到了3500万千瓦。 西电东送极大地改善了广东的供用电格局,但“水满则溢”。“十二五”广东电力供需形势发生了本质性变化,由紧张变成了基本平衡,甚至供略大于需。 广东不再缺电,就意味着西电东送的受电端需求放缓,并且这一形势有扩大化的迹象。“按照国家能源局和有关机构测算,到2018年或2019年,广东可能会富余1000多万千瓦的装机。” 与此同时,西电东送的送电端却急于将更多的电力向外输送。 记者从云南电网公司获得的统计数据显示,到今年年底,纳入云南省调统一平衡电源装机容量将达7042万千瓦,理论总发电量超过3000亿千瓦时,但是今年云南全省用电总需求仅有2100亿千瓦时,电量富余达850亿千瓦时;预计全年弃水电量约400亿千瓦时。而去年,云南弃水、弃风、弃光电量合计达153亿千瓦时。 贵州的遭遇大同小异。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9月8日发布的《关于贵州省上半年经济形势的调研报告》提到,贵州经济发展的一大困扰是外送电难度加大,“近两年来,广东购电需求大幅下降,贵州外送需求十分迫切,西电东送谈判十分艰难,送电量没有大的提升”。 云南水电大开发致西电东送规模超计划 经济新常态导致用电增速放缓的大势难以改变的局面下,送电规模超计划以及价格倒挂成为西电东送亟须解决的两大矛盾。量的问题上,云南、贵州都希望广东尽可能多地消纳其外送电力,但广东的意愿却不强。广东的用电增长也是不如预期。 这还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云南的水电在过去十年里,集中地、大规模地、无序地开发,超规划地投产,致使省内供需不平衡,最终变成了广东来给云南水电开发买单。因为它既然投产了,就不能弃水,否则是违反可再生能源法的。 更何况,广东也有自己的电力生产需求。打个比方说,供用电市场的蛋糕就那么大,原本按照计划,本省企业吃掉的份额占七成,外来电占三成,但由于西电东送超计划,现在外来电要占到五成的份额,那么本省企业能够吃掉的份额相应地就要降到五成。这么一来,本省企业的日子就很难过了。 据记者了解,广东的清洁能源发展速度相当快。核电方面,全省装机容量已将近900万千瓦,还有六七百万千瓦在建,到2020年将建成1600万千瓦,另外还有后续的项目在规划建设;天然气发电方面,“十一五”装机由零发展至500万千瓦,“十二五”装机由500万千瓦发展到了1500万千瓦,“十三五”装机预计将由1500万千瓦提升到2500万千瓦;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的发展,亦是可圈可点。 倘若外来电过多,势必会对本地电源造成“挤出”效应,因此广东的顾虑不难理解。 价格倒挂问题未来或会更加凸显 根据公开信息,云南希望在增加对广东送电规模的同时,维持云南出口电价不变;广东则希望协议内电量按广东火电标杆上网电价结算,协议外电量进一步降价。由此,价格的矛盾就产生了。 西电东送的价格问题比较棘手,“十三五”、“十四五”期间,价格可能会形成倒挂。抛开政治层面的考虑,西电东送肯定要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也就是说,云、贵卖到广东的电,应该要比广东本地的电有价格优势,不能比本地电贵。 但现在价的问题已开始体现出来,因为近几年煤价一路下跌,煤电变得更便宜,而西电东送“十三五”规划新增线路———滇西北至广东±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送电价格要比本地电高出不少。将来,这一问题一定会体现得更明显。”据记者了解,在电力体制改革中,受电省份一般要求送电省份的落地电价等于或低于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加上电力体制改革过程中输配电价核定后,西部地区的发电企业需承担省内过网费、超高压过网费及线损电价后才能与受电省份的发电企业开展市场竞争,目前中间成本约为0.2元 /千瓦时,这就大大削弱了外来电的竞争力。 显而易见的是,电价问题的解决,更多地要依赖于方兴未艾的电力体制改革。 目前南网区域电力体制改革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云南、贵州都已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广东开始打造广州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贵州、广西、昆明电力交易中心也都纷纷宣告成立。 刚组建不久、主要负责落实西电东送战略,为跨区跨省市场化交易提供服务的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中心将按照“计划+市场”的模式,逐步推出年度协商交易、年度增量交易、月度增量交易、发电权交易等多个交易品种,后期还将探索开展电力期货和衍生品等交易,建立多元化的市场交易体系,着力促进跨省区电力交易的发展,保障东西部省区清洁能源更好地消纳。
优发娱乐官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