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发娱乐官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人物 » 专家分析 » 正文

张博庭:煤电发展的出路在于转型

国际电力网  来源:能源研究俱乐部  日期:2017-10-09
    1、煤电近期还有重要使命,但远期应退出历史舞台

随着我国经济新常态的到来,社会电力需求增速放缓,然而,我国的电力产能的增速却依然强劲增长,已经使得整个电力行业感受到了类似前几年的煤炭、钢铁等全行业的产能过剩的困境。与煤炭、钢铁所不同的是,电力产品是实时性的,不可能出现产品的积压。所以,在电力产能过剩的初期,表现通常不大明显,很容易出现否认电力产能过剩的争论。 几年以前,正是这种认识上的分歧,导致我们很难对我国煤电产能过剩趋势作出准确判断。随着我们关于煤电产能是否过剩的争论,我国煤电机组的装机还在快速的增加,电力产能过剩的矛盾逐步加剧。即便是我们最新颁布的《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其预期的前景也并不乐观。根据规划,到“十三五”末我国煤电产能过剩的矛盾,不仅不会缓解,反而还有可能会有所加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尴尬的结果?笔者认为,是因为我们很长时间以来,对煤电发展的趋势和方向,存在着认识上的误区。 目前,关于煤电出路何在的话题,有着各种不同版本。有文章论述说是取决于市场化改革,也有的说是取决于创新。应该说,如果仅从某一段时期来看,这些文章的分析都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从更长的尺度上看问题,就会发现,无论是市场化改革也好,技术创新也好,都不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煤电归宿。所以,准确地说,煤电的真正出路只有“转型”。 从国际上看,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发展一直走在我国前面,无论是市场化程度,还是技术创新能力。但是,他们对于煤电的出路,似乎既没有寄希望于市场化改革,也没有指望技术上的创新。当然,他们也并不能否认,当前的煤电还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使命。但是煤电的这种使命是在非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等新能源还不能担负起社会能源需求的时候,承担过渡能源的接替作用。 2、煤电发展必须认清煤炭的本质问题关键是资源有限 从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煤炭这类化石能源的最大问题是资源有限(不多)。自从工业化以后,每年烧掉的化石能源大约相当于地球上以往一百万年内的太阳能的积累。按照这种速度,再有一二百年,地球上所有的化石能源都将被消耗殆尽。显然,化石能源绝对无法支撑人类的长期应用。所以,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必须要进行能源的转型。与其等到我们把煤炭、石油都烧光了,不得不转的时候再转,还不如尽可能早转。这样不仅能给人类自己留有余地,也能尽可能给我们的后代多留下一些宝贵的化石资源。更何况当前人类还面临着严峻的由温室气体排放带来的气候变化难题。 有研究表明,一旦把几亿年来已经固化在地下的化石能源都从地下挖出来燃烧后,大量原来固化在地下的碳元素都将释放到大气中去。理论上,地球的二氧化碳浓度将恢复到几亿年前的2‰水平(当时地球上还没有出现哺乳动物)。在那种情况下,地球上的哺乳动物到底还能不能生存,还无法判断。因为我们不知道,当时地球上没有出现哺乳动物的原因,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进化出来,还是由于那种高浓度二氧化碳的气候环境,根本不适应哺乳动物的生存。总之,人类能源的转型不仅是必须的,而且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是越早越好。 如果从表面上看,煤炭作为能源燃烧的主要问题似乎是污染严重、效率低下(碳排放高),但它的好处则是相对便宜。有的发达国家之所以坚决实施煤电退出策略,笔者认为他们更重视煤炭本质问题(不多),而不是煤炭表面问题(不好)。因为解决了煤炭本质问题,表面问题自然也就不存在了,但即使我国解决了表面(不好)问题,本质(不多)问题依然会存在。假设我国的能源不转型,即便可以成功地解决煤炭的污染和排放问题,没有了气候变化的压力,也只不过是能把煤炭的必须转型期限,延续了一二百年而已。 目前我国行业内的很多人,完全没有认识到煤炭的主要问题并不是“不好”,而是“不多”。所以,常常过分关注解决煤炭(包括煤电)的污染和效率问题,但却忽略了更重要的煤炭需要转型的根本。那些煤电的出路在于市场化、或者煤电出路在于技术创新的种种论断,其实都是建立在煤电的主要矛盾是“不好”基础上的结论。另外,过分关注煤炭不好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准确地认识散煤替代。尽管用煤炭发电比散煤直接燃烧的污染少很多,效率也会高一些,但是丝毫也改变不了煤炭的资源有限性、不可持续性和必须要转型的根本方向。因此,散煤替代的政策并不意味着就要用煤电去替代。特别是当我们国家的煤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已经如此之低,国内的弃水、弃风、弃光的电量已经如此之大的情况下,如果能用清洁电力替代散煤,直接完成能源的转型难道不是更好吗? 3、煤电的超常发展影响新能源,也不利于自身 煤电的超常规大发展,客观上一定会对清洁能源的发展构成巨大的影响。从数据上分析,自从我国煤电产能开始较严重过剩的2014年起,由于受到市场的挤压,我国的清洁能源就遭遇到了严重的困境,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严重。与此同时,由于煤电的过剩产能不可能很快就去掉,为缓解矛盾,我国的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的增速,都不得不迅速下滑。此外,我国煤电产能的严重过剩,也严重伤害煤电企业自身。2014、2015年我国煤电发电量不增反降,我国煤炭价格一路平稳下滑。但到了2016年,绝大多数的煤电企业,同时遭遇到了利用小时下降和原材料成本上升的双重困境。事实证明,在能源革命的大趋势下煤电产业不理性的发展,带给煤电企业的一定是困境。只要煤电继续无序扩张,我国的煤、电矛盾就一定无解。相反,能源革命、电力转型和正确的煤电发展方向,才是解决煤电矛盾根本。 目前,煤电去产能已经被国家正式提到了议事日程上。不过,此时此刻,我们还需要反思、需要强调,反思我们为了扩张煤电规模而误导舆论的惨痛后果,强调我们煤电去产能的目标和动力不能仅仅是为了给电力行业暂时的脱困,而应该包括更重要的能源革命和电力转型。 因此,在煤电去产能的一些具体措施上,一定要把握煤电的根本出路在于转型这个大方向。燃煤发电的技术创新和进步虽然也是重要的、有益的,但是前提应该是不能因为过度宣传而干扰和影响煤电的转型。任何不利于煤电转型的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特别是一些虚假、过度的宣传),客观上都可能会影响能源革命。(作者系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
优发娱乐官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