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优发娱乐官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太阳能光伏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老红:光伏扶贫是个良心活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17-10-26
      虽然坚信光伏农业一定会大发展、光伏扶贫也一定是最佳的扶贫方式,但是老红过去从未就光伏扶贫写过一个字。 这是因为,光伏当前是一个非完全市场化的产业,光伏扶贫更是一个有时间截点的政策行为,特别是当前被资本绑架的光伏农业和光伏扶贫,前者因为国家土地政策的限制,后者因为不同地区太多不确定政策、市场因素的限制,至少到目前找不到可以规模化复制的成功商业模式。  

  让老红没想到的是,竟然有光伏企业会把光伏扶贫作为公司的发展战略。这个公司就是中利集团,制定这个战略的自然就是王柏兴。 9月1日,中利要在安徽灵璧召开“中国光伏农业精准扶贫发展论坛”,其“扶贫事业部”的张进说,就是因为老红从未写过光伏扶贫,所以发出邀请。 中利的扶贫业务是通过“光伏农场”形式进行的,这引起了老红的好奇。张进解释说,这是为了更好地推进光伏扶贫。老红觉得这不是王柏兴内心世界的全部,就给了自己一个探讨“光伏扶贫政策的市场化落地”的参会理由。 对中利来说,“光伏扶贫政策的市场化落地”可就不仅仅是一个研究题目了,而是一个要把诸多不确定因素变成一个确定结果的事情,它首先要经得起专家们的挑剔。 考察中利灵璧精准扶贫光伏农场可真不是一个走过场,受邀的都是来自农业部、国家扶贫办、中国农业大学等国内最专业、认真、挑剔的专家。 考察中,专家们的一些问题,刺痛了王柏兴: ☞☞看到大块松软的土地,就有专家质疑这块地是否属于“基本农田”。 ☞☞看到有限的土地上种植着多种农作物,就有专家质疑管理成本会不会太高。 ☞☞看到大棚里有盆栽植物,就有专家质疑这一定是“样板工程”。 ☞☞最后看到光伏大棚下玉米的长势明显不如旁边大田里玉米的长势,更有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严厉质疑光伏与农业结合的不成功。 这终于让旁边一直不吭声、平时应该不太喜欢着急的王柏兴着急了,嗓门也提高了许多:这个地方本来是不长庄稼的荒坡,是去年11月中旬才开始挖土填沟、重新改良的土地。您看到的玉米是今年在“生土”上种植的,自然长得不好。如果大家去中利成功的光伏农场看看,相信一定会是另一种判断。 那位农业专家理解了:那你就明确告诉大家,今天看的是一个刚刚改造完的光伏扶贫荒坡项目。 不带专家看成功的项目而看尝试中的项目,老红应该看到的是王柏兴的实在和自信。而面对专家质疑时嗓门的突然提高,老红应该看到的是王柏兴的一种良心被误解时的条件反射。 这让老红确信“和王柏兴有的聊了”。现场考察结束,老红挤上了王柏兴的奔驰车,直白地问了他一个问题:中利已经与一百多个县签署了扶贫合作协议,其中三十多个已经开工,可从灵璧项目看,赚钱很难。您的目的是什么? 王柏兴的回答更直白:光伏扶贫确实很难赚钱。但是根据国家扶贫办估算,每年光伏扶贫的安装量不会少于2GW。如果中利的光伏扶贫规模真的能上去,我就能把我的组件卖出去。 老红和王柏兴都知道,在未来几年的光伏产业,能把“我的组件卖出去”意味着什么。 有这样想法的光伏企业老板肯定不止王柏兴一个,可不知为什么,老红就是觉得这位只在头天晚宴上碰过酒杯的人可能办成这件事儿。 光伏扶贫是在光伏农业成功的基础上,把不同地区的土地政策、种植品种、扶贫款项、并网条件等多种不确定因素变为一个确定的结果,把始终不能赚大钱的事业当作一个产业做下去,需要苦心,首先需要良心。 规模、持续做好光伏扶贫的前提是做好光伏农业,而做好光伏农业的前提是必须懂农业、爱农业,是“农业+光伏”而不是“光伏+农业”。今年61岁的王柏兴出生在农村,经历过贫困的日子,他最懂得地里庄稼长得好坏和农民是什么关系。 做好光伏扶贫的基础是良心。首先因为扶贫工作本身就是慈善事业,没有良心的人是不能规模、持续地做好慈善事业的。过去王柏兴经常讲的一句话是:“我是我妈妈的儿子,但我也是农民的儿子,回馈社会是我应该做的”,他每年都为村镇建设、为敬老院、老年活动中心和学校、医院资助近百万元;其次因为光伏扶贫工作是个要对上面的光伏发电好不好、下面的庄稼长得好不好、持续25年的维护好不好负责任的事情,要把许多看不见的事情做好,靠的是良心。 对此,王柏兴是毫不犹豫的付出,比如为了灵璧光伏农场41.6亩土地上的庄稼长得好,他自己出钱,一共拉去了600多辆次大卡车的可用土壤。他还表态,要用最好的产品和服务,用最低的价格来做光伏扶贫。 做好光伏扶贫也不能心血来潮。老话说“良心不能当饭吃”,一个企业要把良心事儿做大、做长,需要战略、制度和各种要素的支持。虽然老红刚刚开始关注中利,但是会议前,就注意到中利发起设立了一个百亿规模的光伏扶贫基金。会议中,更注意到中利设立了“扶贫事业部”,探讨了“光伏农场”形式,从2015年中期就开始研究光伏农业,特别是知道了王柏兴是农民出身。 让人高兴的是,王柏兴的“良心”和努力没有白费,在“中国光伏农业精准扶贫发展论坛”会上得到了充分地认可。国家扶贫办的一位领导根据中利过去在光伏扶贫工作中的探讨结果,和此次灵璧光伏农场的考察结果,明确表示要把这些列入向党中央汇报的扶贫典型案例。 规模、持续地做好光伏扶贫,良心是基础,商业模式是关键,企业发展战略是保障。因为老红从2014年初就开始关注光伏农业,因为觉得和王柏兴有共同语言,所以对后两个问题,便约着和王柏兴有机会再聊。(文丨红炜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首席光伏研究员)
优发娱乐官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